1. 麦妖榜首页
  2. 项目
  3. Elastos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做客金色财经公开课讲述区块链国富论

2020年4月10日,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受邀做客金色财经公开课,为大家分享《区块链国富论》的精彩内容分享。分享中,韩锋老师阐述了财富产生的基础,财富发展的各阶段以及区块链技术对于新的财富共识形成的重要意义等内容。以下是此次公开课的主要内容。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做客金色财经公开课讲述区块链国富论

感谢金色财经邀请,邀请我参加今天的金色公开课。今天的分享的主题是”区块链国富论”,这是我要在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新书,这本书的主题是”财富不是物,而是全球信用共识”。我大概2013年进入币圈,进入币圈过程,不管是成功也罢,失败也好,首先是感觉自己在财富观上有非常根本性的转变,并且形成了一套新的概念。

区块链这一概念现在在中国包括全球都特别流行,但是关于大家怎么认知区块链,我觉得有不同的维度。一般来说,人们喜欢去讲区块链的技术原理,没有谁真正关注区块链的本质,未来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我认为区块链最本质的应该是为人类带来新的财富共识。

那么,稍微介绍一下《区块链国富论》的基本逻辑。首先,我们坚持认为亚当·斯密最早写的《国富论》指出自由市场是人类社会幸福、分工、繁荣、获得财富的根本,如果没有大规模的交易的话,一个社会进入到现代文明是不可能的。这一点首先我们是坚信的,而且是作为我们理论的出发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书叫做《区块链国富论》。

基于这样一个出发点,我们很快就认识到,如果要形成一个真正繁荣,交易的自由市场,最根本的需要是信用资源。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的信用资源,就只会停留在以货易货的非常原始的交易阶段。那么,如果是停留在以货易货的阶段,市场经济是不可能繁荣的,也不可能带来自由经济,这应该是常识。

怎么样能够让人类跨越以货易货的阶段?很简单,比如说我们共同在市场当中,我有苹果,你有梨,你需要我的苹果,但我不需要你的梨。这交易怎么能进行下去呢?所以,人类很快进行了认知革命,即发现可以有信用资源让交易进行下去。

当然,人类最早期也曾经经过熟人社会阶段,互相可以短期赊欠,但是再往更高的层次,比如全球性的贸易,人类就开始了最伟大的认知革命,从具体的使用价值中抽象出了信用。比如,最早中国汉字显示出来的贝壳,贝壳没有使用价值,但是它被当作了共同等价物,类似货币这样的角色。这实际上是一种认知的抽象,把贝壳这种天然资源当成了一种信用资源,参与市场交易。再往后,金银等重金属变成了全球建立财富共识,建立信用的锚定物,历史上数百年,甚至一直到近代都是经历这么一个过程。

再往后产生了工业革命,也就是亚当斯密写国富论的时代。工业革命解决的最根本问题是生产大爆炸。生产大爆炸让人类可以有充足的产品,人类第一次告别了稀缺,可以不分时间、地点、24小时的生产,有充足的产品支撑全球大规模的交易。这是现代文明的基础,也是自由市场的第一次繁荣。但是,生产大爆炸以后原来锚定金银等有限自然资源建立的财富共识,显然在新的市场中通缩,信用资源变得不充足,影响全球自由市场进一步发展。

再往后,历史的演进中出现了银行,银行是记账技术的变革。最早是从意大利开始,大概是15世纪发明了复式记账法,让银行有了正确的记账技术。在这个基础上,银行可以开始发行支票、银票到纸币等,刚开始的时候当然也是锚定金银,但实际上比如说一份金银,可以借贷出去五份,即所谓的贷款。那么,银行最早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场骗局,但它本质上是在为全球的自由市场再生产信用资源,历史上是需要的,虽然很多银行崩溃过。再往后的是国家主权参与进来,以国家主权为背书,开始发行法币,后面的技术支撑还是记账。对于这一点,美联储有一个分行的行长在1996年写的一篇论文,把这件事论述的很清楚,他现在在美国大学里当教授,我们最近跟他取得了联系,买得了他的版权,把这篇文章翻译过来作为我们书的附录。因为他的论文提供了很重要的理论支撑,即纸币发行的现在的货币,后台的基础等价于记账。

现在区块链技术的产生,实际上是全球的本来银行中心化的记账又往前进了一步,即去中心化的记账。为什么需要去中心化的记账?因为中心化的记账首先成本很高。我在2016年和阿里研究院的院长高红冰一起讨论中国第一本区块链书籍《区块链新经济蓝图》时,高红冰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是银行为市场生产信用,它的基本上商业模式是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表面上听起来好像有点奇葩,但事实上的确如此。所以,现在全球的金融系统,也就是说银行在为全球的市场生产信用资源,或者发纸币或者贷款,或者提供支票的依据就是为全人类正确的记账,但是银行的商业模式是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所以整个信用生产的体系成本无疑是很高的。

高红冰其实给我讲这个事情是想说明阿里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就是靠人的大数据来为大家生产信用,实际上历史已经严格到这个阶段。所以要这么看,2008年出现了比特币,包括后面的技术区块链,那么分布式记账技术就显得比较有历史的必然性了。因为,原来银行那么贵的记账系统,基本上只能主要为企业服务,因为个人的账户业务往往金额太小,成本无法覆盖,银行不会重视个人业务,这实际上也是现在银行业的普遍现象。

但是,阿里和微信他们是以个人账户,以个人的数据为基础,建立了支付体系,成本是急剧下降的。那么,再往后以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为例,比特币的记账就是矿工,我所了解比如中国矿工,他们最多的是在四川的那些少数民族地区,有的是深山老林里头。据说,出去吃碗面都要开车两小时!对,这跟银行的逻辑,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是极力在降低记账成本维护整个系统,整个降低了记账成本就为个人的数据确权,然后为每个人产生新的信用资源提供了先决条件。

那么,我们可以总结一下,区块链技术的产生,包括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现在走在世界的前列,实际上是让人类的历史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就像周子衡先生写的书《账户》里分析的,历史正在演进,所谓数字经济就是账户,账户正在以企业为中心转移到个人账户为中心。个人的数据有区块链技术来确权,将来就有希望每个人通过自己的数据来形成新的财富共识。历史上看过来,新的财富共识的形成对整个人类社会有非常大的影响。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实际上完成了人类最近的一次财富共识的达成。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财富共识从最早黄金白银等锚定天然自然资源、稀缺重金属阶段发展到银行,银行为大家生产信用。银行生产这些信用,纸币锚定的主要是工业产品的利润。没有锚定住工业利润发行的纸币基本上在全球很快就崩溃了,哪怕国家进来也不行。比如,中国国民党在1949年败退大陆,发行的法币最后崩溃,现在看来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当时没有现代化的工业,没有大规模的产品利润去支撑。人民币后来主要的信用支撑是靠换外汇换来的美元,最后支撑人民币信用才在全球成了第二大货币。但是注意,美国是跨越了靠工业利润来生产信用的阶段,因为现在大部分的工厂本身并不在美国,包括苹果的手机,并不在美国本土生产。

那么,美国现在为全球创造的信用共识从哪来的?从华尔街。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讲金融的逻辑讲得非常清楚,主要是靠华尔街,奋斗了200多年,基于美国的法律系统保护个人资产,舆论公开自由,大规模的自由交易,最后华尔街创造了人类当前最大的财富共识是靠它的股票、债券,也就是说靠变现未来的收益形成全球最大的财富共识。

所以很多人不明白,美国人发了很多美元,它的真正的信用共识是怎么形成的?价值支撑是怎么形成的?前两年我大部分时间待在美国,进行了详细考察,比较确定的说美国整个系统,一个是华尔街主导金融市场,一个硅谷负责创新。美国有全球最好的大学,吸引了全球最聪明、最有才华的年轻人去创新。华尔街就是玩变现未来的游戏,表面上看击鼓传花,但是这种游戏只要不断的维持新的创新,理论上也不会停止。当然会产生危机,所谓泡沫破灭,泡沫一旦破灭,美联储就增发美金,然后让全球买单,弥补美国的窟窿,2008年就是这么一个过程,然后又继续玩下去,产生新的泡沫。

当然,很多人写的文章可能有些阴谋论,说美国在割全球的韭菜,这个说的不完全错,但是为什么美国能一直这么玩下去?大家要明白后面的金融原理,最根本是美国现在事实上在为全球创造主要的财富共识。当然,华尔街是很伟大的,但是华尔街创造财富共识的逻辑和商业模式,跟高红冰和我讲的在最贵的地方盖最贵的大楼也是一样的,基本上是传统银行业的逻辑和商业模式。其实到华尔街,纽约,曼哈顿去看一下很快就能理解。顺便说下,这次疫情对纽约是非常大的打击,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就非常大,这实际上是对全球整个财富共识的达成的很大冲击。那么,我们同时看到正是由于现在全球主要的财富共识,是靠美国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变现未来收益,锚定创新的价值,或者说锚定创新的未来形成的全球主要的财富共识。结果是什么?

我觉得这一点北大香帅教授写的《金钱永不眠》说的比较清楚。客观上,第一让人类进入了相对比较和平的阶段,因为在古代锚定金银等天然、自然稀缺物达成财富共识,是非常容易造成战争的,因为可以掠夺。比如,我看到历史上,西夏王朝在中国的宁夏地区是很偏僻的少数民族,但是在北宋时成为了一个强大的王朝。王朝的起点是李元昊,他的父亲曾大规模的跟宋朝做生意做交易,相对的边境贸易非常繁荣,养富了党项族,打下了一定的财富基础。到李元昊继位以后野心膨胀,如果他继续发展贸易,发展经济,创造财富共识,沿着这条路就成了亚当斯密说的国富论的路了,自由市场。这是未来很多小的国家,像最早的荷兰、葡萄牙等的发展之路,靠海上贸易。但是比较悲催的是,李元昊选择了完全不同的路,靠发动战争,跟北宋连续打了几场仗,而且打赢了。作为当时小小的一个党项族,在中国的西北部突然成长为了一个强大的王朝,就是西夏。

我看了这段历史非常感叹,宋朝当时商业贸易已经很发达了。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宋朝有条件走向一个自由资本主义贸易,当然还不敢说一下子能进入到现代文明,但至少是沿着这个方向走的。但是,在中国的西北部出现西夏以掠夺性的战争崛起,而且成功了。虽然西夏只存在了大约150年,但是怎么说呢?从历史学家回过头去总结,包括后来蒙古族,会很容易地总结出靠掠夺更容易强大,更容易受到别人的尊重,更容易奴役别的民族。现在看来这是历史的悲剧,无论如何这是不能走向现代文明的。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在那个阶段财富共识的达成就是锚定黄金白银等天然稀缺物,所以,掠夺成了人们掌握财富的主要手段。

再往后,我们刚才已经分析了,工业革命以后银行靠记账来创造财富共识,比如发行纸币、支票、贷款等业务,这锚定的是工业利润。但注意,产生工业利润的前提是大规模的工业产品的倾销,也就是一定要有市场。所以,早期的资本主义是一定要占有更多的市场的,这就是早期殖民地、殖民主义的兴起,一定要抢占世界市场。这某种程度上虽然已经开始跨越了锚定黄金白银等稀缺资源的财富共识阶段。争夺市场也是争夺资源,因为争夺世界的市场,所以引起了几次非常大规模的战争,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包括日本的侵华战争动机都是抢占市场、掠夺市场,进行殖民统治。表面看来,银行靠记账锚定工业产品利润创造财富共识跟战争没有直接关系,但结果就是造成了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国家为了争夺市场,不断发动战争。

那么,第三个阶段,我们刚才说了表面上看来华尔街很贪婪,变现未来最早很像是骗局。但是,华尔街在上个世纪开始真正成了气候,因为有了更健全的法律系统、律师队伍、法院,当然更重要的是有了很好的工商业的发展,变现未来开始形成了稳定的财富共识。虽然,局部也闹了经济危机,但最终能够稳定几十年是很厉害的。更重要的是,为人类带来了相对的和平,因为这样锚定未来收益变现财富共识,让人类无疑比过去,比历史上要拥有更多的财富,但是同时也非常脆弱,这种不靠掠夺自然资源,甚至也不靠掠夺市场达成的财富共识,它本身是排斥战争的,因为打仗没有好处。

如果发生世界大战首先崩溃的就是华尔街,这次还没闹世界大战,只是疫情,华尔街就已经风雨飘摇,实际上这种体系面对灾难是很脆弱的,所以现在世界主要国家声称爱好和平,大部分不是说的假话,确实是发自本心。中国现在主要的财富共识是房地产,其实房地产锚定的是未来收益,不是现在房地产的使用价值,房地产锚定的是中国经济的未来。但是我们必须指出,以华尔街为代表变现未来收益,这样一个财富共识的达成是人类历史的一种进步,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给世界带来了几十年,至少几个世界大国之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没有互相的掠夺,相对和平的发展,这是人类的很大幸运。

但同时,其实我们也应该看到它的弊端,而且弊端主要体现在美国。美国的精英们当然非常推崇全球化,他们早就认为工厂不必在美国了,因为现在美国财富共识的达成不是主要靠工业利润。所以在哪里生产不重要,苹果公司的手机在深圳生产的或者在越南生产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靠高科技、靠华尔街达成市值一万亿美金的财富共识,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是美国的主要财富来源。所以,美国的精英们从华尔街到硅谷是非常推崇全球化的,但这种财富共识的形成模式事实上造成美国一部分精英越来越富有,但是普通的民众相对的会越来越贫穷。很简单,工厂甚至服务业慢慢的退出美国,精英们只要维护好财富共识就是能保证他们的利益,保证他们的财富。所以在哪里生产、在哪里进行服务都已经不重要了,当然找成本更低的地方。但是,美国很多一般的民众,尤其蓝领工人,尤其以白人为主的蓝领工人,他们没有能力参加到现在全球的财富共识中来,他们不是财富共识的直接受益者,所以大规模的工厂和服务业迁出美国,他们成了直接的受害者。

虽然国家也给他们福利,但是他们实际上相对贫穷,美国的贫富差距在拉大,这也是特朗普上台的背景。因为之前大家都知道他政治不正确,在美国主流精英中,特朗普的观点是完全不入流的。但是,白人原来的蓝领,传统工业的代表,没能参与到全球财富共识盛宴的这部分人相对贫穷并且不满,所以他们大部分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因此,大家注意特朗普的政治观点相对是属于比较独立主义的,也就是说比较反国际化的,反全球化的。包括我去年前年在华尔街,觉得纽约反特朗普的人非常多,包括在硅谷,但是不管怎么样,特朗普在很多其他的州却拿到了很多选票,包括现在他也正在谋求连任。美国的事情就说到这里。

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中国,我刚才已经说了,区块链技术,包括互联网经济的整个发展,让中国看到了前景。我其实写区块链国富论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说中国有希望为人类贡献下一个财富共识的时代,以个人的数据,以个人的账户为基础,来创造新的财富共识。当然,锚定未来收益的财富共识实际上在中国也在形成,主要靠房地产,房地产在中国已经全面金融化了。同样的事情在日本和香港都发生过,尤其香港发生的有点过度,发达的房地产作为财富共识的锚定。我认为它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弊端,就是它不鼓励创新,包括在香港,香港由于畸形繁荣的房地产,我个人认为是抑制了香港的创新,这也是香港现在有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并且,房地产这种财富共识的达成太中心化了,太依赖政府。因为现在尤其中国主要的土地资源掌握在政府手里,然后掌握在银行手里,玩房地产的,一般来讲都是一定要跟政府很近或者跟银行很近,很容易获得银行贷款才能搞成大规模的参与这趟大规模的财富共识的运动。虽然也让中国这一波人富起来了,经济也繁荣了将近20年,但是这种东西的确太中心化,带来的问题就是财富共识的达成透不到市场的底层,很难渗透到一般老百姓那里。所以你看中国传统经济一般来讲都是搞大基建,比如修高速公路,修高铁,当然这些东西也有价值,也推动经济的发展,但是这显然是中心化干的事,大型国有企业干的事,或者上市公司们干的事,普通百姓很难参与其中。

所以,最后就只能是买房,但是未来如果靠区块链技术,每个人的数据能保护到每个人,像我参与创业的亦来云,就是第二代互联网,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老师的理念一直就是保护每个人的数据,保护每个人的隐私。当然靠区块链技术,靠未来亦来云的技术是有可能做到的,这就是我们的愿景。

未来就像周子衡分析的,账户在向个人迁移,财富共识可以靠每个人的数据从市场的底层产生。如果这个事情真发生了,从全球来看,中国有希望为世界贡献下一个财富共识阶段,也就是数据变成财富,超越华尔街靠企业未来收益变现未来的逻辑。再来财富共识在历史上第一次从市场底层,从每个人的经济活动,靠每个人的数据产生。这是一个经济和金融民主化的过程,如果这个事情完成了,我觉得整个社会包括人类文明,会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刚才我分析了,华尔街把全人类带入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如果中国完成了下一步数据变成财富,也就是结合现在的所谓互联网经济继续发展,那么中国为人类未来不仅是带来了和平、更多的财富,更多更繁荣的全球贸易,最主要是带来了基于互联网和区块链的更高级的社会分工,更多的创新。所以,未来那样一个时代,如果真是基于中国完成了,我觉得这是中国未来可以期许的为人类做出的最大的贡献。所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写的《区块链国富论》最希望给大家带来的未来的曙光。

来源:CR先锋资讯

本文由用户:麦妖榜 发布,不代表网站的立场,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maiyaotop.com/block/elastos/701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