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麦妖榜首页
  2. 技术

福布斯:来听听亚洲最火热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交易员的交易诀窍

福布斯:来听听亚洲最火热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交易员的交易诀窍

暴走时评:FBG的名气源于在一年内将2000万美元变成2亿美元。今天,他们已经获得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蓝筹投资,成为亚洲最大的加密货币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他们已经登陆美国并正在寻求投资者。 FBG有三种产生利润的方法:投资首次代币发行(ICO),根据新闻和事件进行短期代币交易,并且批判性地利用内幕关系和营销炒作来确保盈利。该公司的崛起充分说明了在加密货币的世界中,所阐述的民主化理想是一个笑话,而内部人士和消息才是通往财富的最可靠途径。

翻译:Miracle Zhang

3月一个潮湿的星期二晚上,大约有200人涌入旧金山四季酒店的酒吧,讨论金融和科技领域最热门的话题:加密货币。该派对仅经过两天的筹备,但仍然有许多20多岁和30多岁的亚洲男性,带着iPhone X和对数字货币能够重塑未来并使其一夜暴富的向往,涌入到这一派队中。他们希望能够听到北京的FBG Capital是如何一夜成功的。

对于聚集的人群来说,FBG的名气源于在一年内将2000万美元变成2亿美元。事实上,在这个聚会之前十个月,该公司背后的交易团队还没有为公司命名。今天,他们已经获得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蓝筹投资,成为亚洲最大的加密货币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他们已经登陆美国并正在寻求投资者。

FBG有三种产生利润的方法:投资首次代币发行(ICO),根据新闻和事件进行短期代币交易,并且批判性地利用内幕关系和营销炒作来确保盈利。该公司的崛起充分说明了在加密货币的世界中,所阐述的民主化理想是一个笑话,而内部人士和消息才是通往财富的最可靠途径。

FBG创始人周硕基,36岁,成长于中国江苏盐城这一只有700万人口的城市,距离上海北部仅有数小时的车程。周硕基本科就读于二流的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应用数学专业,但他并不怎么上课。在旧金山宾馆的房间里,周硕基告诉福布斯的记者:

“我认为在大学里最重要的东西是友谊,以前学过的东西我都忘记了。”

FBG这一金融科技区块链集团拥有来自纽约、新加坡、韩国和中国的各国员工,但直到最近,它的总部还只是北京一个写字楼的共享办公室,网站也只有一页,仅写有公司Logo和邮箱地址。

大学毕业后,周硕基先后在北京IBM和甲骨文公司担任IT销售经理,2014年,他投入10000美元的积蓄进行比特币交易。

第二年,他离开甲骨文,全职进行数字货币交易。当比特币从270美元涨到430美元时,他所积累的数字资产达到了近10万美元。

周硕基的伎俩之一是利用各大交易所之间币价的差异。例如他用300美元在一家交易所买入比特币,然后在另一个交易所以301.50美元卖出,这样一枚比特币稳赚1.50美元。对于那些拥有快速的网络连接以及一点点交易技能的人来说,赚这个钱这很容易。

不久,他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中国炒币者,把钱汇集在一起。2017年初,他以此积累了大约2000万美元。那一年,随着ICO的兴起,周和他的交易伙伴们都是热切的买主,有时投资只依靠白皮书和项目理想化的承诺。他的团队向Tron、Decentraland和MakerDAO等数十个项目投入了数百万美元。

周的一位前交易业务成员Gordon Chen描述了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该团队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补充说,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会不断的与加密货币项目团队会面。Chen三月在旧金山表示:

“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FBG投资区块链项目时,很少使用硬性的量化指标做决策。这在加密货币领域很典型,并且可以获得高回报。例如他们对OmiseGO的投资,这是一个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提供金融服务的项目,FBG在2017年中期以0.27美元的价格购买其代币之后,现在已暴涨了33倍。他们还在Zilliqa购买了代币,这是一个加密货币金融交易平台,每个代币约为0.9美分。今年,Zilliqa的交易价格高达20美分,现在每枚代币的交易价为6美元,回报率为567%。像其他大多数投资者一样,FBG在ICO私募时,能得到30%的“预售”折扣。

29岁的Olaf Carlson Wee是一名在加密货币领域创造奇迹的男孩,他在2010年7月27日获得福布斯奖,并且是美国最大的加密基金——OPolychain Capital的创始人,管理约10亿美元的资产。他表示:“FBG只是这一领域公认的最有才华的投资团队之一。”FBG以善于发现亚洲有前途的加密货币项目而闻名。

根据周的说法,交易占FBG收入的一半以上。但是随着加密货币交易环境越来越透明高效,他们已经从交易所价格差异获利,转向事件驱动获利。这一方式中,FBG赌定政策监管之类的话题会影响加密货币价格。例如,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宣布将于去年12月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时,周硕基买涨。当有消息称日本交易所Coincheck今年早些时候被黑客入侵时,他买跌。2017年,FBG称其交易资金翻了两番,但拒绝对外披露任何细节。

FBG的战术并不会完全对外披露。FBG高管所掩盖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投资方法是他们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关系。通常,当新项目在相当于NYSE和Nasdaq的顶级交易所宣布上市时,价格会上涨。周与三个最活跃的加密交易所保持着良好的关系:OKEx,Binance和Huobi,他们每天有5亿到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量。利用这些联系,FBG已帮助其投资的ICO项目在交易所上线,如Zilliqa。

许多加密还能对冲基金试图影响交易所上币,但FBG有一个引人注目的优势,交易量大。由于FBG是一个活跃的做市商——每月进行100亿美元的交易——他们可以将订单指向任何特定的交易平台,从而为交易所带来更多收入。

周说他没有任何“特权”去影响哪个币上交易所,他只能推荐,交易所自己做决定。即使这样,这些安排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并不是全部公开的。比如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火币有一个外部合作伙伴组成的委员会来做上币推荐,FBG也在这个委员会中。但是币安网没有做出这种披露。

炒作其投资项目是FBG商业模式的另一个战略重点。在中国,FBG联合媒体机构进行ICO。他们向媒体付费,来撰写他们代币的正面评论,这是亚洲地区的一个惯用手法。去年FBG投资Tron,一个公链项目,宣称他们正在创建“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全球免费内容娱乐系统”。Tron起源于中国,因为涉嫌直接抄袭另一个加密项目Filicoin而广受批评。

为什么FBG会投资Tron?FBG合伙人Richard Liu评价Tron首席执行官Justin Sun:

“我们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营销人员。”

Sun的Twitter拥有45万粉丝,里面充满了营销信息。就像最近在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超大屏幕上发布Tron标志的推文一样,其标题为“TRON再登纳斯达克大屏幕!我们将改变区块链、互联网和世界!我们正在全速前进,不要我们被落下了。”尽管还没有实际收益,但Sun已经大肆宣传Torn的市值最高达到189亿美元。

FBG也因快速进出的投资方法而享有盛誉。“他们是快速获利者。”FBG的竞争对手加密货币对冲基金Palo Alto的创始人Yubo Ruan表示:

“他们就是哄抬币价,逢高卖出。”

曾于2017年6月加入FBG的前投资银行家Liu强烈否认这一指控。FBG从没有透露其ICO交易历史,也不愿透露对某一项目的持股情况。但也有例外,公司曾公开表示过对与以太坊竞争的项目Aeternity(AE)的持有情况。Aeternity由自封为以太坊教父的Yanislav Malahov创立,提供所谓的Off-chain功能。

2018年初到现在,比特币下跌超过了50%。Liu表示,尽管熊市下ICO投资下降了约30%,但FBG每个月仍有盈利。

像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者一样,FBG担心监管。周硕基最大的担忧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会说,“所有这些代币都是非法的。”即使乌云密布,FBG仍在推进。其在开曼群岛新注册的VolatilityToken基金还在寻找新的投资者。他已经筹集了1亿美元。除了红衫和Polychain之外,全球最大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也准备投资。

“我们希望成为一个机构,而不仅仅是赚钱的组织。”Liu在旧金山的一家餐馆说道。谁能说清楚呢?在一个有利可图的反传统的市场中,FBG的资金模糊管理方法可能恰到好处。

本文由用户:麦妖榜 发布,不代表网站的立场,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maiyaotop.com/tech/10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